揉一揉这曾经笔直而渐渐弯了的背
2020-07-05 11:5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是在我两岁的时候,一场可怕的小儿麻痹留下的后遗症。从那时开始,我十七年的记忆便充满了父亲的背和背上那股淡淡的汗味。也许别的残疾孩子有轮椅,有推车,但贫穷的父亲只有他的背,厚实而挺直的背。无论下地干活还是走亲访友,父亲走到哪,总是把我背到哪,我在父亲的背上渐渐的长大。

爸爸在乡下教书的那年,咱家的日子过的窘迫,爸爸没有钱给你买玩具,你找来许多塑料袋,在一个塑料袋里装满水,用针扎破了,然后你看着细细的水流流向另一个袋子,然后再换个袋子,你玩得很快乐。

或许,很小的时候,你就学会了在简单的生活里中寻找快乐。不错的,孩子,生活中有些东西不容易改变,但容易改变的,是人的心情。孩子,即使你一生中什么也没有抓住,但抓住了快乐,你依旧是天底下最富有的人。

孩子,人生的每一次付出,就像在空谷当中的喊话,你没有必要期望要谁听到,但那绵长悠远的回音,就是生活对你最好的回报。

有一次,我让你出去买醋,本来给你一个硬币就够了,爸爸多给了你几个,爸爸发现,你在出门的时候,把多余的硬币放在写字台的角上。那一刻,爸爸装着没看见,但你不知道,爸爸的内心是多么高兴。

爸爸笑了。依爸爸的经验,一个人要赢得另一个人很容易,那就是要学着吃亏。孩子,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喜欢爱占便宜的人,所有人都喜欢爱吃亏的人。你想着吃亏的时候,就会赢得别人;那个懂得以更大的吃亏的方式来回报你的人,是你赢得的朋友。

你拿着一个高脚的玻璃杯跳上跳下,一个杯子碎了以后,就永远不能再复原了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你把握不好,它还会划破你的手指头,让一些伤痛永远留在心里。

孩子,你爷爷临死的时候,还是一个穷人,但他是一个响当当的穷人。爸爸把这个故事讲给你听,是希望你能明白,一个穷人应该以怎样的风骨,在这个世界站立。

婚姻就像这样一个精美的杯子。开始的时候,你不要被它外在的光怪陆离所迷惑,你要审慎的去遴选和把握。再后来,你对它的态度就非常重要了,一个结实的杯子,是呵护出来的,你用爱轻轻去擦拭,他就会释放出永久的光泽。

又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,父亲要背着我离开省城,去到更远的地方,放飞我的歌声,放飞我的梦临行前,我用一个儿子的全部身心帮父亲揉背,揉一揉这曾经笔直而渐渐弯了的背,揉一揉这背了我十七年,也许还会一直背下去的背,父亲的背。

爸爸想说的是,因为你的舍弃,你豁然开阔的眼界里,将会发现人生中更多更美的风景。

等我长到九岁时,村里同龄的小伙伴都上了三年级,而我却只能呆在家里,父亲为此犹豫了很久。终于有一天,父亲把我背进了教室,从那以后,父亲每天来来回回地背着我,风里来,雨里去,从未间断,我竟一次也没有迟到。看着父亲日渐深重的脚步,我真恨不得学校就在自家门口,这样父亲就可以少跑许多路,我更恨自己长的太快,太重,因为这样更加重了父亲的负担,使得父亲每走一步都越来越吃力了,我内心的忧愁也日益加重了,我的未来怎么办?我 还有未来吗?

你爷爷有个朋友是做大买卖的,有一年他二十几个村庄的账收起来,用纸包好了放在咱家里,他说他要到别的村子里去,就一拍屁股走了。结果,一连多少年,再没有他的消息,爸爸上学的时候,你爷爷的肺病已经很厉害了,家里一如贫洗。好几次你奶奶提到那个帐包的事情,你奶奶的意思是挪用一下缓一缓家里的紧张情况。你爷爷瞪眼说:人家凭什么敢把这么多的钱放在咱这里?说明咱的人比他的钱值钱!

然而在我16岁那年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那一回,我无聊的跟着电视学唱歌,父亲突然兴奋起来,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,他要我好好地练,好好地唱,从此一有空父亲就背着我到河畔田头,村外树下练习唱歌。那年的五四青年节,县里举办歌手比赛,父亲背上我去报了名,没想到竟得了个三等奖。接着,父亲又背上我参加地区比赛,又拿了个特别奖,这件事对我和父亲触动很大,父亲便下了决心,要背着我去省城拜师学唱歌。

孩子,人生的许多东西是多余的,比如钱,比如欲望,比如名声。更多的时候,得到你该要的你该有的就够了,就像现在,拿走一个硬币,剩下的在你心里就淡淡的扔掉。

一个柳绿桃红的时节,父亲不顾多年落下的腰痛病,把我背出家门,背出山村,背到了几十公里外的省城。老师的家太高了,在五层楼上,然而父亲并没有犹豫,只是习惯的将我向上一抖,便向楼上爬去。一个台阶又一个台阶,一层楼又一层楼,父亲的脚步渐渐的由快变慢,甚至在颤抖,我心疼地要父亲放下我歇一会,可父亲怕放下来便再也背不上去,硬是咬着牙,把我背上了老师的家。这五层楼,上百个台阶,父亲一步一步背上背下,这一背竟是整整一年。就这样,我在父亲的背上,艰难地走向音乐之门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artierwatchesinfo.cn 版权所有